导航
首页 > 技术教程 > 值钱不值钱全在这两点打一字
值钱不值钱全在这两点打一字
QQ皇族馆 2020/5/10 00:39:04 技术教程
馬某寬在他58歲時干出了一件“驚天動地”的惡事。
5月2日晚,他將79歲的母親活埋在離家約3公里的一處廢棄墓穴內,于次日凌晨獨自回家。
直到5月5日下午,隨著警方將墓穴挖開,馬某寬的母親被成功救出,馬某寬這個一向沉默寡言的西北漢子,因為“活埋親娘”在陜西省靖邊縣變得婦孺皆知。

馬某寬的母親在家人照顧下進行康復訓練。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
據靖邊縣公安局5月5日通報,5月2日晚,馬某寬將母親王某用手推車拉出去后,一直未歸,警方經過突擊審訊明確王某已被馬某寬埋在萬畝林一處廢棄墓穴。后經全力挖掘,民警將王某成功救出。
5月7日,靖邊縣公安局一名辦案民警告訴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,王某被活埋的位置距離地面約有兩米深,十余名民警用鐵鍬挖了一個多小時才將王某救出,“老人獲救后很快被抬上擔架送去就醫,馬某寬見到母親仍然活著一言不發,也沒有任何反應。”
一名知情人士稱,馬某寬自幼喪父,母親在他12歲那年改嫁,隨后帶著弟弟妹妹一起遠赴甘肅,將馬某寬一人留在了靖邊,“他是被叔父養大的,直到他40多歲時,母親才帶著弟弟回到靖邊,但一直跟弟弟住在一起。”
上述知情人士稱,馬某寬的弟弟身材矮小,嚴重駝背,是低保戶,回到靖邊后,一直是由母親照顧他,直到去年下半年,王某年紀越來越大腿腳不便失去了自理能力,就被送到馬某寬家中,“但去了沒多久老人在家中摔傷,此后就再不能下床,經常在床上大小便,馬某寬可能是不堪忍受,最終選擇將母親活埋。”

案發后馬某寬的家一直大門緊鎖。
活埋母親
5月7日,在陜西省靖邊縣萬畝林的一處土坡上,一位老人望著不遠處的一座剛剛被挖開的墓坑不住自語,“活埋老娘呀,幾十年都沒見過這樣的怪事。”
老人是附近一家工廠的看門人,現已65歲,他居住的地方距離馬某寬活埋母親的廢棄墓穴僅有三四百米的距離。5月5日,隨著幾輛警車閃著警燈停在工廠旁邊,墓坑邊上傳來了掘土聲,老人拿出帶著望遠鏡遠遠地望著墓坑處發生的一切,“十幾個警察挖了一兩個小時,下午六點左右,有個人被抬了出來。”

馬某寬活埋母親的墓坑。
老人目睹的,正是被兒子活埋的母親獲救過程。
消息很快傳了出去。
一名當地人介紹,馬某寬家住靖邊縣河東團結巷農貿市場附近,距離萬畝林約三四公里。據靖邊縣公安局在5月5日發布的通報顯示,該局接馬某寬妻子張某報警稱,5月2日晚,馬某寬將母親王某用手推車拉出去后,至今未歸。
民警將馬某寬傳喚到案,經突擊審訊得知,其于5月2日晚將母親推出家門后,埋在了萬畝林一處廢棄墓坑內。確認地點后,民警立即對墓坑進行挖掘,中途聽見有隱約呼救聲,經民警全力挖掘,成功將墓坑內仍有生命體征的王某救出。
事實上,調查和營救的經過比通報所述更為曲折。
5月7日,靖邊縣公安局一名辦案民警告訴澎湃新聞,馬某寬在5月2日將79歲的母親王某活埋在墓坑后,于次日凌晨2時許才回到家中,并告知家人他雇傭一輛面包車將母親送至甘肅親戚家中。家人前往車站尋找未果,回到家中時馬某寬已不見蹤影。
直到5月3日晚11點左右,仍不見丈夫與婆婆回家,張某焦急之下報了警。辦案民警稱,接到報警后,民警立即對馬某寬及王某的行蹤展開調查,直到5月5日11時許才將馬某寬找到。
面對民警詢問,馬某寬堅稱已將母親送至甘肅親戚家中,但他言辭閃爍,神色慌張,“在跟他甘肅的親戚進行核實后,我們確定了馬某寬根本沒把母親送去外地,加大審查力度后,他最終交代了活埋母親的經過。”
明確馬某寬將母親王某活埋后,靖邊縣刑警大隊大隊長也曾頗感震撼,下令“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”。
5月5日下午4點左右,十余名辦案民警隨同法醫、技術員趕往填埋現場,經過一個多小時挖掘最終將王某解救。
“當時馬某寬也曾隨我們一同前去指認現場。”辦案民警稱,馬某寬活埋王某的墓坑深度距離地面約有兩米,挖掘工作進行到一半時,民警就已經聽到墓坑內還有動靜。王某被救出后很快被民警抬上擔架送往醫院,“馬某寬看到母親還活著后,一言不發,也沒有任何反應。”
被留下的人
6月7日,澎湃新聞記者在馬某寬活埋母親的萬畝林看到,這里除了一片片灌木叢外,還保留著許多大小不一的墳包,廢棄的墓坑也不在少數。

案發現場附近仍留有許多墳包和廢棄墓坑。
當地村民稱,這里在許多年前曾是村民們安葬老人的地方,隨著飛播造林,為防止火災,萬畝林一帶大約在十多年前就禁止焚燒紙錢,但按照陜北的風俗,祭祀就得燒紙,因此許多人將墳地遷走,“留下的墓坑沒有回填也是因風俗所致。”
馬某寬的家距離萬畝林約有三四公里的路程,步行前往需要40分鐘左右。附近的一名村民稱,馬某寬平時與鄰居們少有來往,許多人在這里住了十多年也沒有和他說過話,更是少有人去過他的家里,只知道他在縣城打工謀生,此前一直與叔父一起生活。后來叔父買了新房,馬某寬就將叔父的老房子買了下來,“他家里有三女一兒,大約去年九十月份,他將母親接到家里與他們一起生活。”
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澎湃新聞,馬某寬是家中老大,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,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。12歲那年,他的母親王某改嫁,隨后帶著弟弟妹妹一起遠赴甘肅生活,甚至將戶口也遷了過去,只將馬某寬一個人留在了靖邊老家,“可以說,他是被叔父養大的。”
“但實際上他跟叔父沒有血緣關系,他的父親是被抱養回來的。”知情人士稱,王某改嫁后,在甘肅與第二任丈夫生下一個兒子,與馬某寬母子重逢已相隔三十多年。在馬某寬40多歲時,母親因為第二任丈夫去世,家庭困難,吃不飽飯,才又回到了靖邊縣。
王某回到老家后最初一直與二兒子一起生活。知情人士稱,馬某寬的二弟身材矮小并且嚴重駝背,至今也沒有結婚,因為身體原因,生活幾乎很難自理。因此最初的十多年里,王某與二兒子住在一起,更多的是為了照顧他,“并不是外界所傳的那樣是由二兒子照顧王某。”
但好景不長,王某與二兒子相依為命十多年后,隨著年紀越來越大,王某的腿腳越來越不靈便,直到2019年下半年也沒有了自理能力。此后,她搬到馬某寬家中與大兒子一起生活。
上述知情人士稱,最初一段時間,母子之間一直相安無事,但到2019年11月前后,一天,馬某寬與妻子外出,留王某一人在家,老人不慎在家中摔倒,此后再也爬不起來。直到馬某寬回家時,王某仍在地上沒能爬起來,“陜北11月的天氣,氣溫最低時能到零下10攝氏度左右,老人那天差點被凍死了。”
自這次摔傷后,王某就再沒下過床,近乎癱瘓。此后,她的飲食起居,包括上廁所均由馬某寬及妻子負責照顧,但二人不在家時,王某也時常會在床上大小便。

老人獲救后,在靖邊縣中醫醫院治療。
贍養與救助
自幼被母親獨自留在老家,由叔父一手養大的馬某寬,在時隔30多年再見到母親時,對方卻將時間與精力都傾注到二兒子身上,回到自己身邊時,已成了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“累贅”。知情人士稱,“經歷了這么多,馬某寬對母親王某應該是有怨氣的。”
實際上,這一說法,警方在馬某寬口中也曾得到印證。據辦案民警介紹,在對馬某寬問訊過程中,提及活埋母親的動機時,馬某寬曾稱,母親自摔傷后,經常在床上大小便,他一回家打開母親房門,經常會因為撲鼻臭味感到厭煩。
但即便是這樣,馬某寬的妻子張某在5月3日凌晨2時發現丈夫未帶婆婆回家后,仍摸黑外出尋找,直到4時才無功而返。
在這個家庭當中,馬某寬與王某的母子關系,張某與王某的婆媳關系究竟如何,案發前馬某寬是否曾有異常,馬某被抓后,他們今后又該何去何從?
6月7日下午,澎湃新聞來到王某目前住院治療的靖邊縣中醫醫院。張某及馬某寬的二弟正在病房內扶著王某進行康復訓練,王某扶著床沿努力試圖站直雙腿,并不時發出呻吟聲。
張某介紹稱,婆婆王某上肢并無異常,但雙腿因為年邁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行走,在被警方成功營救后,目前身體狀況平穩。
采訪隨后因為醫生阻止而中斷,此后,張某及家人便不愿再接受采訪,對于馬某寬活埋母親一事更是閉口不談。
馬某寬活埋母親一事也在當地被傳開。盡管老人最終被成功營救,但部分村民在感到氣憤的同時,也擔憂老人以后的贍養問題,“老大被抓了,老二是低保戶,改嫁后生的小兒子遠在甘肅,老人自己又下不了床,今后的日子該怎么過?”
5月7日下午,靖邊縣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員稱,案發后,民政部門已經開始對王某家中進行入戶調查,核實其家庭經濟情況。經初步調查,王某的家庭條件不好,家中三個兒子,除馬某寬外,二兒子是低保戶,另有一個兒子在甘肅,目前其他家庭成員的情況還在核實中。
上述工作人員稱,根據民政部門的相關政策,如果確實存在贍養難的問題,民政部門會根據家庭情況進行救助。
标签: 无标签

免责声明: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、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信息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致信 E-mail:982223889@qq.com 处理。敬请谅解!

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lymxw.com/jsjc/591.html

发表评论:

QQ

昵称

邮箱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