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首页 > 技术教程 > 横滨天气
横滨天气
QQ皇族馆 2020/5/10 00:38:30 技术教程
【文/觀察者網 趙挪亞】新冠疫情是“騙局”、消毒劑能治療新冠肺炎、5G幫助傳播病毒......自新冠疫情在美國蔓延以來,種種網絡謠言、陰謀論和虛假信息肆虐,而網絡平臺的監管疏漏,以及部分政界人士的背書,都助長了謠言波及的范圍和嚴重程度。
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7日報道,陰謀論在網絡上的盛行,已經影響到了美國一線醫生的工作狀態。除了要救治因相信謠言而患病的病人外,還需要常常應對來自陰謀論者的大量虛假信息和騷擾。
對此有醫生認為,網絡平臺需做更多工作來限制這些信息。還有醫生開始質疑:當醫生在一線拯救生命的時候,另一些在家看視頻的人,卻借用陰謀論攻擊他們。“我們這樣做(治病),是為了什么呢?”
哈迪·哈拉遜是一名來自紐約的心血管病醫生,在這次抗擊新冠疫情的戰斗中,他所在的威爾康奈爾醫學中心收治了許多新冠肺炎病人,而作為一名優秀的內科醫生,哈拉遜自然也需要參與到一線的救治過程之中。

哈迪·哈拉遜醫生 威爾康奈爾醫學中心圖
但在他近期的生活中,除了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的漫長輪班以外,來自網絡上的騷擾也讓哈拉遜感到心力憔悴。
在哈拉遜的臉書頁面上,有一名網友堅持對他留言稱:“沒有人死亡,新冠疫情是新聞媒體編造出來的假新聞。”還有網友根據哈拉遜頁面中的照片判斷,給他留言說:“你不是一個真正的醫生。”

上月底,美國加州的一場抗議活動中,一名抗議者手中拿著“新冠疫情是謊言”的標識 推特圖
而無奈的哈拉遜只能做出一遍又一遍的解釋:“我是一個真正的醫生,我們醫院的重癥監護病房內有200多人。”
但給他留言的人并不相信哈拉遜,還要求他給出證據。最終,哈拉遜被這些人踢出了討論組。
“我下班后,感到非常泄氣,這些(網絡上的)事真的影響到了我。”
NBC介紹稱,今年2月,世界衛生組織(WHO)將這些針對醫生有組織的騷擾、虛假信息以及陰謀論定義為“信息疫情”(Infodemic),伴隨著新冠病毒的流行,信息疫情也在網絡世界上蔓延開來。
與哈拉遜類似,許多其他美國醫生,也正在應對來自陰謀論者的大量虛假信息和騷擾,其中一些人已經不再只是在網上發帖,他們甚至會騷擾醫生,要求提供疫情嚴重程度的證據。
其中一些陰謀論者聲稱,其實“醫院內根本沒有人”,還有些人則臆想,新冠疫情是為了給美國人接種疫苗或植入芯片的陰謀的一部分。
對于這些騷擾,哈拉遜無奈地表示,與陰謀論者打交道是他必須面對的事中,“第二痛苦的事,僅次于與親人分離”。
將新冠疫情視作一場“騙局”,僅僅是相關謠言和陰謀論的冰山一角。在臉書、“YouTube”和推特上,還有著更多稀奇古怪的謠言和陰謀論,而平臺監管不力,以及政客的無知言論,正助長這些信息肆虐。
鄧肯·馬魯,同樣是一名來自紐約皇后區的內科、流行病醫生。他從同事那聽說,上周有一名年輕患者因攝入漂白劑導致腸道受損而被送進了急診室。而就在事件發生的幾天之前(4月23日),總統特朗普在疫情簡報會上發表了荒唐的“消毒劑洗肺論”。

上月,特朗普發表了“消毒劑洗肺”言論
而據NBC此前報道,自特朗普發表“消毒劑洗肺”言論的24小時內,因擔心自己攝入漂白劑或其他家用清潔劑,美國多地民眾咨詢衛生局的人數大幅上升。為此,衛生部門還專門進行了辟謠,稱服用此類物品可能致命。
特朗普提出的這一“建議”,雖然荒謬,但實際上相關謠言早已在網絡上流傳。NBC介紹稱,多年以來,在互聯網的“邊緣地帶”,使用漂白劑、消毒劑乃至紫外線作為醫療手段的謠言層出不窮,而新冠疫情則助長了這些荒謬的言論。
支持特朗普的“QAnon”陰謀論群體聲稱,服用一種名為“醫用礦物溶液”的稀釋漂白劑,可治療新冠肺炎。特朗普發表這一言論后,不少有名的“QAnon”賬戶,在社交媒體上“慶祝”特朗普對注射、服用漂白劑的認可。
臭名昭著的“Qanon”群體,還將戰火引向了微軟創始人比爾·蓋茨,聲稱后者“制造”了新冠疫情,企圖用疫苗“控制”人類。反疫苗運動還催生了一種新的陰謀論,認為5G基站正在“削弱全球各地民眾的免疫系統”,而新冠疫情只是“掩蓋全球各地巨大死亡人數的幌子”。
而特朗普和蓬佩奧為甩鍋而助推的“新冠病毒實驗室起源論”,也流傳甚廣。紐約南安普頓石溪醫院流行病學家拉杰夫·費爾南多表示,在他個人開設的新冠病毒節目電臺中,每兩個打電話的人中,就有一個提到武漢的病毒實驗室,以及5G基站傳播病毒的陰謀論。
對于頑固的陰謀論者,費爾南多認為他們有著自己的想法,“無法受人控制”。但對其他人,費爾南多還是會耐心地回答問題,“看看人們為什么會這么想,為什么我認為這是一個更合適的答案”。
備受騷擾哈拉遜則提出了質疑:“人們怎么會相信這種東西?他們是否理解,導致他們相信這些陰謀論的算法,以及背后的極端主義?”
除了口無遮攔的政客,網絡平臺的監管不力,也助長了謠言的肆虐。接受NBC采訪的這些醫生都表示,社交媒體公司必須采取更多行動,來限制那些為了利益傳播陰謀論的勢力。
馬魯表示:“有些人推遲就醫,而最極端的情況下,一些人因為結構性因素而喝下漂白劑,這只是強調了一個事實,那就是我們沒有保護公眾免受虛假信息的影響。”他口中的“結構性因素”,指的正是臉書、推特和“YouTube”等社交媒體巨頭。
他認為科技平臺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來處理虛假信息,但他承認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。“我真的認為讓這些公司承擔責任是一項艱巨的任務,但在新冠疫情中,他們的手上確實沾滿了鮮血。”
NBC介紹稱,最近幾周,社交網站的確采取了各種措施來阻止虛假信息,例如為來自公共衛生官員的信息開設專門的門戶網站,還禁止了5G相關的陰謀論內容。但疫情之下,民眾的焦慮心情,以及陰謀論者有組織的活動,仍舊為虛假信息提供了溫床。

如今,如果在推特上搜索新冠疫情的虛假信息,平臺會自動彈出“事實核查”頁面,但在一線醫生看來這還不夠
加利福尼亞州匹澤學院的哲學教授布萊恩·基利表示,一些人在危機時刻會尋找一些牽強附會的想法,用簡單的答案來解決復雜的問題。
“在混亂時期,一個直截了當、可供消滅的敵人(例如蓋茨或是‘光明會’這樣的神秘組織),能給陰謀論者帶來希望、動力和力量......人們正在尋找某種解釋 ,來控制他們生活中的某些東西。”
他還說自己已經放棄使用臉書了,因為看到臉書就會“感到抑郁”。“這是一種信息隔離,你不想讓自己暴露在另一種病毒中。”
另一方面,近年來,邊緣媒體人士和活動人士已經通過這些社交平臺建立起了一個“有彈性”的信息網絡。
雪城大學研究虛假信息傳播的傳播學助理教授惠特尼·菲利普斯表示:“新冠病毒的暴發讓我們看到,陰謀論在某種程度上是如何變得更有組織性的。”
菲利普斯說:“對于陰謀論來說,它們之所以不受事實核查的影響,是因為它們已經成為信徒生存的一種方式。你需要揭穿的并不只是一種說法,而是一種全面的生存方式。而社交平臺強化了這一點,因為人們多年以來一直在使用這些平臺。”
不管陰謀論如何在網絡上“風生水起”,真正在拯救生命的,仍是各個醫院抗疫一線的醫生。哈拉遜醫生已經明白,這些陰謀論者并不是他需要關注的對象。
“我們的情感能力是有限的,我不會工作一天后,花費精力去說服一個陰謀論者,他們對任何證據都免疫,你改變不了他們的想法。”
就在哈拉遜決定遠離臉書的同一天,紐約市民眾舉行了致敬醫護人員的儀式,他們在陽臺上敲擊鍋碗瓢盆,以示敬意。
對此,哈拉遜醫生表示:“我哭了起來,我想:‘我在這還能相信什么?’(網絡上的經歷)幾乎是我對自己產生了懷疑,有些人僅僅是坐在交流看視頻,然后就能和我說,這些(疫情)都是假的,而與此同時,我們正在拯救生命。”
他感到心累,“我的感覺就像是,‘我們這么做(治病救人),到底是為了什么?’”
标签: 无标签

免责声明: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、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信息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致信 E-mail:982223889@qq.com 处理。敬请谅解!

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lymxw.com/jsjc/571.html

发表评论:

QQ

昵称

邮箱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