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首页 > 技术教程 > 28岁属什么的生肖
28岁属什么的生肖
QQ皇族馆 2020/5/8 19:24:28 技术教程
隨著疫情平緩,帶來報復性消費的同時,似乎也帶來了報復性離婚。截至目前,深圳各婚姻登記處仍實行預約登記制。按照深圳全年來算,歷年離婚總量一般不會超過結婚總量的三分之一,而在今年4月,深圳的離婚總量達到了結婚總量的84%。
記者梳理發現,離婚數量的攀升,與疫情有著一定關系。疫情成為了婚姻關系問題的導火索,讓一些被忽視的問題得以重新考量。同時也因為疫情期間相關政策的出臺,讓一些人急于把婚離了,以達到某種投機性目的。對于此類疫情期間新發的社會問題,應如何重視和化解?有專業人士表示,婚姻輔導有必要性,且應該提前介入。


2月14日,疫情期間,深圳市南山婚姻登記處仍有不少情侶在辦理婚姻登記手續。但與此同時,有數據顯示,4月以來,深圳預約離婚量激增,達結婚量八成多。
案例半個月排不上號 擔心已達成的協議變卦
家住龍華的雷女士告訴記者,她與丈夫在2020年春節前夕已經達成了協議離婚的共識,奈何疫情突襲,原本去民政部門辦理手續的計劃一拖再拖,直到如今都沒能完成。
“3月20日左右吧感覺疫情穩定了,就想預約辦理,那時候發現預約辦理人數很多,應該是疫情期間積壓的存量還沒處理完。”雷女士決定等幾天,看看辦理手續的緊張情況是否會好轉。從4月1日至4月15日的半個月期間,她每天都會登錄民政局的系統去預約,令她吃驚的是,在此期間全市每個辦事處的號都被約滿了。
但令雷女士困擾的是,沒有提前預約就不能去辦理合法離婚的手續,她擔心雙方提前談好的協議可能存在變動的風險,“因為沒有辦理合法的手續,隨時都可以反悔,心里特別不踏實,只希望這個情況可以早日解決。”
疫情期宅家翻丈夫手機 意外發現被出軌10年
因疫情而強制實行的預約制給了情緒性離婚冷卻下來的機會,但也可能成為離婚的導火索。
楊芳今年已經48歲了,在這次疫情來臨之前,她一直以為自己過著和大多數中年女人一樣的生活,“我私心里覺得大家的家庭都一樣,老公不怎么管家里,他負責掙錢養家,我負責做好后勤工作唄。”疫情期間,一家人待在家里的時間增多了,也讓楊芳開始觀察起老公來。“總是拿著手機,兩人在家也沒啥話說。”
在幾次搭腔無果后,楊芳決定去翻翻老公的手機,看看有什么秘密。結果這一看才知道,老公已經出軌10年了。楊芳哭得梨花帶雨,老公則明確表示自己要抽離這段關系。可幾次三番下來,楊芳都發現老公會忍不住發信息給對方,“我是說了要斷,但我沒辦法說一就是一。”
忍無可忍的楊芳預約了4月底辦理離婚。前期看似平靜的家庭生活,卻在婚姻關系變質后,復蘇了她強大的記憶力。楊芳清楚記得,2013年自己住院的時候,老公因為出差沒來陪她,如今在她看來都是借口,“過去的這些記憶點,曾經以為是夫妻日常的種種,但其實我一直都記得。如果沒有疫情的爆發,我會選擇忍。”
預約辦理當天,楊芳和丈夫前往婚姻登記處,排隊時就已經哭得快要斷氣了,兩人也一直在拉扯著。其實丈夫并不想離婚,“我承認我確實錯了,可能那段關系讓我有點成就感,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家庭。”原來,在丈夫看來,外面的人既然不催,自己沒有必要去打破家庭的穩固感,“加上孩子的學業正是沖刺的時候,家里還有雙方的老人要照顧,我也就是陪著她來一趟,哭夠了她可能就會冷靜下來。”
情緒性離婚多發 為一只貓鬧翻了
王雪和楊雷“去年12月底認識,1月就結婚了。”閃婚之初,兩人是看上了彼此的優點,滿心都只有對方最好的一面。
在疫情最嚴峻的時候,兩人不在一個地方,彼此的關系也頗為和緩,楊雷更表示,待到疫情穩定就去王雪所在的城市陪陪她。可等到3月初,兩人過上了朝夕相處的生活后,彼此間矛盾激化,最后直接繃不住了,預約離婚。“她會反復陷入‘你是不愛我了嗎’的死循環。”在兩人來到婚姻登記處后,情緒逐漸回歸理性,沒有急于辦理離婚,而是在婚姻輔導老師的介入下,嘗試調和彼此矛盾。
事實上,愿意接受調解,并且能夠調解成功的總歸有限。情緒性離婚在這次疫情期間,可謂是頻頻上演。深圳一婚姻登記處工作人員透露,曾遇到過一對夫妻來到現場辦理離婚時,雙方爭執的根源是家里養的一只貓。女方由于此前流過產,遇上多次備孕都沒能成功,男方就認為是貓導致的,要求女方把貓送走,“咱倆談戀愛的時候就說好了,貓是我的家人,無論如何都不能把它送走!”男方則強調,這段時間正在備孕,應該先把貓送走,生了孩子之后再拿回來。可這番言論在女方看來,是男方陰謀論的表現,堅持來到現場辦理離婚,雙方最終不歡而散。

疫情期間,深圳各婚姻登記處均采取預約登記制,預約成功的市民需分時段進入。
現象A 出現單日離婚數>結婚數 疫情誘發沖動也暴露問題
查看過往婚姻登記數據會發現,4月本就是結婚預約的淡季,因此相較而言,離婚數量的上升就更為扎眼。2020年4月,深圳結婚登記總量為4160+27(涉外)對,離婚量為3514+10(涉外)對。按照深圳全年來算,歷年離婚總量不會超過結婚總量的三分之一,可在4月,深圳的離婚總量已經達到了結婚總量的84%。
疫情前,深圳大多婚姻登記處離婚的預約量為20對/天。但由于疫情發生后,嚴格實行預約登記制,僅靠預約量無法滿足現場辦理需求。此后,如福田、南山、龍崗等地的婚姻登記處都將離婚預約量調至20對以上,而對于一些急于辦理的市民,婚姻登記處會視乎當天工作量來動態調整結、離婚業務的預約量。4月14日,深圳一婚姻登記處甚至出現了離婚量為結婚量2.5倍的情況。“預約量比年前多是肯定的,我們也視情況動態調整總量,加上本身4月結婚量就比較低,因此會開放一部分預約號給離婚業務。”
疫情之下婚姻登記約滿的情況,和不少人的沖動有關。福田區婚姻登記處相關負責人武薇告訴記者,由于2月2日停止辦理結婚,很多人都選擇預約2月14日和2月20日,但現場來的人卻不多。當工作人員致電預約人時,對方卻表示,“啊?我沒有登記結婚啊”的類似回復,“很多人只是為了湊個熱鬧,感覺自己沒有預約到就虧了,先占著名額再說,結果考慮到疫情就不來了,也沒有及時取消。”
在武薇看來,家庭的穩固和雙方對家庭觀念的責任感是正相關的。平日里不時遇到老人家來補領結婚證,“他們的證都泛黃了,裹在一個布包里面,特別珍惜。”但在如今不少年輕人的世界里,婚姻并沒有練就他們的家庭責任感,一些去年才結婚的年輕人,今年跑來補辦結婚證,問及丟證的原因,對方表示不知道證丟在哪兒了,“在他們的觀念里,結婚證可能還不如一張職業證來得重要。”
此外,記者從深圳市陽光家庭綜合服務中心獲悉,疫情的出現也讓一些本就存在的家庭問題越發突出,家暴現象更是多有發生。
深圳市陽光家庭綜合服務中心理事長孫亞華表示,在疫情期間,該社會組織進行社區服務時,多次收到居民反映家暴的情況。“疫情期間隨著在家時間的延長,家庭沖突就逐漸增多,導致雙方語言和肢體的沖突就會發生。除了夫妻雙方外,也包括孩子在家時間長、上網課不專心等因素激化家長情緒反彈,導致家長施暴。”此外,由于疫情帶來的如失業、減薪等生活壓力,帶來了情緒失控的可能,也成為了家暴的導火索。而這些也都是婚姻走向破裂的助推因素。
B 豪宅稅調整后離婚量激增 “政策性離婚”不罕見
除了雙方感情真正破裂,導致離婚預約激增的還不乏“政策性離婚”,即夫妻雙方為了避稅、獲取優惠房貸利率等目的,通過“假離婚”來實現。
2019年11月11日,深圳“豪宅稅”推出新的征收標準,同時滿足住宅小區的容積率在1.0以上、單套建筑面積在144平方米以下的住房,滿兩年可免征增值稅。對于一些想要購置第三套房產的家庭,“假離婚”是其中一種實現路徑。
記者從市民政局了解到,2019年12月深圳離婚量為3632+27(涉外)對,2018年12月深圳離婚量為2195+32(涉外)對,總量同期上漲約為64%。婚姻登記處相關人員直言,這次離婚量上漲和疫情并沒有任何關聯,“那時候疫情還沒有暴發,最直接的關聯是政策性離婚,還有一些離婚專業戶。”
深圳貝殼研究院院長肖小平認為,相關政策的出臺并不會直接導致離婚量走高,但的確能夠起到刺激房產市場交易量的作用。“豪宅稅調整之前,深圳市場交易量沒有那么大,后來由于政策的原因,一些本來不想換房的市民也打起了換房的主意,能夠減免幾十萬的稅,自然就會延伸出投機操作。”
2月初,深圳市政府推出“惠企16條”措施,其中提到將拿出超過30億元為中小微企業貸款貼息,隨后深圳市中小企業服務局出臺了貸款貼息的實施辦法:對從2020年2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期間獲得深圳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新增貸款,給予貼息支持。AI財經社計算過房抵經營貸,經營貸利率一般在3.9%~4.5%,以某區為例,若一切按照最高標準計算,那么貸款1000萬元實際支付利息應為45萬元,市政府補貼50%,再加上區政府補貼70%,即45萬元/2×70%=15.75萬元。粗略估算后,在理想情況下,貸款1000萬元,貼息后的利率低至1.8%。同理可得,一部分投機客會選擇“政策性離婚”來獲得購房資格。
此外,除了買房,現場也不乏為了獲得更高額的補助津貼而前來辦理離婚的。陳女士和丈夫在2004年收養了一個孩子,如今孩子即將入讀高中。面對較為高昂的學費和生活費,陳女士又待業在家,她便打算通過離婚來申請低保,如此一來孩子也能以低保戶的身份獲得學生服費資助、寄宿生生活補助、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生活費補助等政府資助。而這類情況,其實也是“政策性離婚”的代表。
婚姻登記處工作人員透露,深圳的婚姻登記量和政策性掛鉤密切,看似不太沾邊的豪宅稅調整,也導致多個區婚姻登記處工作量增加。“除了感情不合適之外,大多數都是為了政策性離婚。最高的婚姻登記個人記錄能達到20多條,一頁紙都打不下來,這樣操作,離婚量很難不漲。”


對策“離婚冷靜期”會有效嗎?
2019年12月24日,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分組審議民法典各分編草案。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第1077條規定了離婚冷靜期:自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30日內,任何一方不愿意離婚的,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登記申請。前款規定期間屆滿后30日內的,雙方應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給離婚證;未申請的,視為撤回離婚登記申請。此事一出,立即登上了熱搜。
作為承擔了深圳市28%婚姻登記業務的機構,福田婚姻登記處從2月3日至5月1日累計辦理業務4110宗,即便是五一放假當天也辦理了87宗業務。一名一線婚姻登記處理人員向記者透露,在見證了太多沖動離婚的案例后,他認為設置離婚冷靜期非常有必要——降低沖動離婚的同時,也杜絕了很大一部分頻繁政策性離婚的發生。而對于網友提及家暴、遺棄等惡習的情形,即便是沒有冷靜期,也需要雙方當事人都同意才能在民政部門辦理離婚,“如果實施暴力的人不愿意,另一方也不可能通過民政局來辦理離婚,而冷靜期的存在更能彌補政策漏洞。”
孫亞華不僅是深圳市陽光家庭綜合服務中心,也是深圳市婚姻家庭文化促進會副會長,同時還是深圳市政協委員。對于民法典草案提及的離婚冷靜期,他持反對意見,“冷靜期可能更不冷靜。”孫亞華指出,如果是因為家庭關系破裂需要離婚的,而婚姻中處于弱勢一方以及孩子,在現行庇護政策缺乏的情況下,如果再設置冷靜期對他們而言存在較大風險。
而對于打算“政策性離婚”的人,則會將之看做是增設障礙導致他們無法離婚,“目前的婚姻法和婚姻調處的方式來說,難以調解這種有較強目的性的離婚,反而可能會引發他們比較直接的反應,當他預期目的無法達到的情況下,他就會和民政部門糾纏。”與此同時他指出,不少“政策性離婚”對于夫妻雙方而言都有“假戲真做”的可能,因為已經事實離婚了,夫妻雙方內心會發生變化,最終導致曲終人散的局面。
婚姻輔導有必要性且應提前介入
龍靜瀟是福田婚姻登記處婚姻家庭咨詢師,在一些預約了離婚辦理的夫妻來到現場后,如果雙方有意愿調解就會來到這里。疫情期間,她調解了多對夫妻的離婚訴求。疫情之下相處期間兩個人的矛盾爆發,而產生離婚訴求的案例,在她看來比較好調解,“不要把疫情當成一種災難,想想我們之前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,可以正好通過這一次發現問題的節點來解決,以后的路也能走得更好。”
疫情下的離婚現象,更多的是一種兩人間矛盾的集中爆發,其中不乏攜手多年的夫妻,“孩子都很大了,兩個人之間連親密動作都沒有了。”龍靜瀟建議,夫妻之間可以嘗試在家中共同做做家務,加強互動,“因為疫情宅家發生矛盾,其實可以‘變廢為寶’,大多數夫妻在情緒平復之后,都是聽得進去的。”
福田區婚姻登記處負責人武薇同樣認為婚姻輔導具有必要性,且應該提前介入,“所有的婚姻登記當事人,都不應該這么晚才去了解這個事兒。怎么去兩性相處,進能進到哪、退能退到哪,都需要提前了解自己的底線。”她表示,在不少離婚案例中,都是因為兩個人形成了一個相處模式,后續其中一方意識到自己太卑微,卻也很難改變婚姻中的狀態。
記者 張馨怡
标签: 无标签

免责声明: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、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信息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致信 E-mail:982223889@qq.com 处理。敬请谅解!

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lymxw.com/jsjc/549.html

发表评论:

QQ

昵称

邮箱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