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首页 > 技术教程 > www.ghzq.com.cn
www.ghzq.com.cn
QQ皇族馆 2020/5/8 19:23:40 技术教程
馬樂寬決定“活埋”母親。
這個念頭,或于去年11月母親摔倒后,就在他腦中開始盤旋。
“我回到家里,屎尿全在床上,臭烘烘的,我受不了了。”這是陜西靖邊警方于5月7日披露的馬樂寬犯罪動機。
5月2日,今年58歲的馬樂寬,用手推車,將母親王婆婆從家里拉了出去,活埋在離家2公里外遠的一處廢棄墓坑內。
“有錢人”
馬樂寬的家,位于靖邊縣縣城城東的團結路附近。
要去到他的家,需穿過一條小巷。巷子只有一米多寬,每戶人家的房門緊閉著。長在高圍墻上的碎玻璃,刺向天空,像是在說“非請勿入”。偶爾,有鐵門會發出響動,這是有人正透過門縫,觀察門外巷子里的動靜。

馬某寬家
三兩個孩子,在巷子里追逐著,他們的歡笑聲,從巷子里傳出,會飄得好遠好遠。
那天晚上,馬樂寬從這個巷子里將母親拉了出去。用的是一輛手拖車。
據靖邊警方通報,馬樂寬出生于1962年9月2日。還有四個月,他才真正滿58歲。
鄰居們眼中的馬樂寬,有點模糊,卻也有評價,“寡言少語”和“勤快”,是大家對他的共識。
住在縣城的馬樂寬,常年在外幫工,有活干時,早出晚歸。沒活干時,就成天悶在家里。和馬樂寬說過話的人,屈指可數,如不是“活埋了親媽”,可能他會繼續做他的“隱形人”。
馬樂寬活埋母親,周圍鄰里很難相信。因為在大家眼里,這個身高只有1米70左右、看上去文縐縐的男人,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忤逆事。有一位鄰居說,一個“有錢人”是不可能干出這種缺德事的。
馬樂寬有4個孩子,三個女兒,一個兒子。大女兒已經出嫁,兒子在當地采氣廠當保安。
鄰居中,有人說,有點羨慕馬樂寬,“他自己一年能掙一萬多,婆姨洗碗能掙2萬,兒子當保安能掙3萬,比我們都有錢。”
馬樂寬的母親王婆婆,今年79歲。去年9月,來到了馬樂寬家。在此之前,王婆婆一直跟小兒子租房過日子。對于“小兒子照顧王婆婆”的說法,王婆婆的鄰居們并不認同,“個瓜慫連婆姨都沒,全靠老婆子照顧。”后來王婆婆身體逐漸變差,只好住到大兒子家中靠他照顧。
馬樂寬與母親的關系,在外人看來“一切正常”,大家從未聽說過馬樂寬“虐待”老人。一位鄰居告訴封面新聞記者,在家里,她透過不太隔音的墻,偶爾能聽到馬樂寬和老人的對話,“很正常,就是兒子和母親的正常對話。”
癱瘓媽
王婆婆的到來,給馬樂寬增加了負擔。
王婆婆腿腳有些不便,眼睛也處于半盲狀態。平時上個廁所,都需要人攙扶。鄰居偶爾會看見王婆婆坐在家門口,沒有任何動作,就呆呆地坐著。
去年11月,王婆婆一個人在家里時摔了一跤。11月的靖邊,氣溫已降得極低。家里人回來時,王婆婆已渾身冷硬。后來,盡管搶救了過來,但王婆婆卻無法站起來了。鄰居們都說,王婆婆“癱瘓”了。自此,馬樂寬的負擔變得更重。
5月7日,靖邊警方首次披露了馬樂寬的埋母動機。據馬樂寬交待,自己每次次回家,都會看到母親把屎尿都拉在床上,家里臭烘烘的,他受不了。
然而,這種“受不了”,卻被“寡言少語”的馬樂寬隱藏了起來。
有鄰居人說,王婆婆癱瘓后,馬樂寬對她的態度并沒有過改變,“沒聽說過有什么矛盾。”
而王婆婆的侄子也表示,今年過年時,他們曾到馬樂寬家探望過老人。當時,老人自己住在南屋,條件不說很好,但也過得去。老人自己也從未提起過對馬樂寬的不滿。
然而,這樣的不滿,卻最終在沉默中砰然爆發,爆發得讓人沒有一點心理準備。
廢墓坑
走出馬樂寬家外七八百米長的小巷子,再轉三個彎,步行約1公里,就來到外面的大馬路。盡頭,就是馬樂寬“活埋”母親的地方。
這個地方,當地人稱為萬畝林,位于縣城西南邊。萬畝林周圍,有一些稀松的樹木和草皮,一眼望去,卻是高低不平的黃土荒地。凸起來的土堆,是當地人埋葬親人的墓穴,有些散落在路邊,有的則在更深處。

馬樂寬埋母親的墓坑
馬樂寬埋母親的墓坑,不是路邊現成的深坑墓穴,他也沒有走到更深處,而是選在離路邊步行約10分鐘的一處黃土丘上。
從這里向西北望去,是一片平整的低地。因為是凸起的小丘,平時人們即便橫穿萬畝林,也不會看到土丘上的情況,更少有人刻意上去。
登上土丘,可以發現三四處被挖開的墓穴散落四周。馬樂寬選擇埋母的廢墓,開口不大,卻比較深。縱向挖開的底部,是一處高約1米,深兩米的橫向墓室。據警方通報,馬樂寬的母親,當時頭朝里。這正是在這樣的墓坑里,被“活埋”近70個小時,直到獲救。

當地村民稱,萬畝林原本是一片荒地,附近村民都選擇將死后親人安葬在這里。后來政府造林,不讓燒紙祭奠,村民于是紛紛選擇遷墓。
據當地《榆林日報》2012年3月31日報道,靖邊縣于當年全面開展“三年植綠”大行動,三年完成植樹造林36萬畝。
有村民說,當地比較重傳統風俗,遷墓后,按照風俗不能回填墓穴,才造成了萬畝林地上,殘留了多個廢棄墓坑。
只是誰也沒有想到,其中一個墓坑,竟被馬樂寬用來“活埋”了母親。
一個村民說,在馬樂寬活埋母親之前,自己曾依稀看到過有人來過這里,“應該是馬樂寬,平時這里沒人來。”
他瘋了
5月2日,星期六,靖邊出了一天的大太陽,最高氣溫32度。傍晚時分,不少在自家院子里納涼的人,都曾聽到了一陣手推車在不平整的石磚鋪成的地上行進的聲音……
外出近6個小時后,5月3日凌晨2點,馬樂寬獨自推著手推車回到家。
妻子問他,婆婆去哪里了?送到慶城去了,現在應該在車上。馬樂寬十分平靜。妻子卻不信,因為馬樂寬曾有過遺棄母親的想法。
不顧已經凌晨,馬樂寬妻子帶著一家人,前往車站尋找,搜尋無果。凌晨4點,馬樂寬獨自一人離開家人視線。不放心的妻子,則將婆婆失蹤的事報告了警方。
5月5日中午11時許,民警找到馬樂寬。經訊問,馬樂寬這才如實交代了自己將母親“活埋”在萬畝林墓坑中的犯罪事實。
此時,距王婆婆被活埋已過去近3天時間。
5月5日,下午4時許,民警趕到了萬畝林里,在馬樂寬的指認下,找到了他活埋親生母親的墓坑。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救援,王婆婆被挖了出來。圍觀村民說,王婆婆被挖出來后,曾無意識地說過,“是她自己爬進去的。”
為什么會活埋母親?
這樣干凈。
隨著埋母案的告破,靖邊縣城開始流傳起馬樂寬“瘋了”的說法。有人說,馬樂寬的精神,在這兩個月很反常,比平時的話更少,脾氣更暴躁。
妻的淚
王婆婆被救出后,被送到了靖邊縣中醫院接受治療。大兒媳、小兒子,以及孫子、孫女都守在老人的身旁。

5月7日下午,封面新聞記者在病房在看到,老人吃力地扶著床沿,正做著康復。包括馬樂寬老婆在內,一旁的多個親屬,小心翼翼地保護著。然而,這樣“其樂融融”的畫面,卻無法讓人感到一絲溫暖。

馬樂寬的孩子和家人最不愿接受這個事實。
5月7日下午,見有記者到來,馬樂寬的女兒始終用后背遮擋著門上玻璃窗,更不愿說一句話。
馬樂寬的妻子則打開病房門,哭著對記者說:“要采訪,求你們找縣政府,不要來害我們……”
據記者多方了解獲知,剛剛恢復過來的王婆婆,則開始擔心兒子馬樂寬,她害怕兒子被送進監獄。對于老人來說,保護兒子已成本能。
據馬樂寬本人交代,他活埋母親,就是因為母親把家里搞得“臭烘烘”。而他故意失聯,拖延救援時間的做法,更是異常無情。
馬樂寬埋母案的發生,給這個普通的家庭,似乎系上了一個永遠無法解開的結,盡管馬樂寬妻子的眼淚,止不住地流!
标签: 无标签

免责声明: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、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信息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致信 E-mail:982223889@qq.com 处理。敬请谅解!

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lymxw.com/jsjc/521.html

发表评论:

QQ

昵称

邮箱

网址